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_人生百态 -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吧>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人生百态> 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

去年的时候,老板要扩充公司,同期招了一个公关部经理和运营部经理,那种每个部门就只有经理一个人的部门,但这两个人都让人觉得耳目一新。公关妹妹叫佩格是个混血儿,75年左右,长得很,以前还做过模特儿,为人热情,拥抱的时候好像能把你整个人捏碎,第一 次见到她是前一年的墨尔本杯,老板在某的高级俱乐部设宴,她还在里面做领班,老板娘说她是学建筑设计的。海外这种一边读书一边在酒吧打工的太多了,我们公司的小律师也在酒吧做过。

来我们公司的时候正好是去年ipo上市,全公司都忙着找人头买份额,焦头烂额中佩格妹妹以自己的人脉拉到一些客户,被老板捧在手心里。

另外同期进公司的是卢克,我们私下称他屌丝老板,他为人其实非常善解人意,公司里任何妹妹抱怨他都能顺水推舟的应付,屌丝老板很年轻,应该四十岁不到,相貌也不错,工作非常卖力,很得老板欢心,就是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远,在开车一个多小时的中央海岸,他有一对儿女,桌上放的是小孩的照片,喝水的杯子也是小孩涂鸦做的,在一次公司聚会上,我见过一次他的儿子,非常懂礼貌和乖巧的孩子。

屌丝老板爱他的家庭,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每当看到他和佩格妹妹出双入对买咖啡喝早饭,我们都觉得很正常,同期进公司可能会比较有感情一点吧。

直到这次的年会,大家都有点喝多了,屌丝老板本来是要赶着回家的,每天下午赶一班火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再加上他儿子昨天做了结肠手术,都发了邮件说年会可能不会参加,后来因为晚饭前通常都有一个酒会,也打算先去陪老板喝一会儿。

再补充一点屌丝老板之前在市中心有租一套房子,他一周工作四天,四天里要比别人多工作两小时,这样他可以周五不用在公司出现而在家陪家人,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老板不喜欢别人做兼职之类的,他退掉了市区的房子,开始每天奔波上下班。

回到年会上,喝了一会儿酒,屌丝老板开始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婆说可能赶最晚的一班火车回去,就是意味着留下同大家一起吃饭了,电话里解释了半天,我觉得他真心不容易的,曾经跟我们说过,他以前不能参加任何周末的派队,因为他一周五个工作日都不在家,老婆表示如果他连周末都不陪家人就同他离婚。我听过一次她老婆的电话,很甜美洪亮的声音,觉得凭屌丝老板的外貌应该不会找一个难看的老婆吧,肯定也是一个金丝猫什么。

佩格妹妹是年会的组织者,因为她对悉尼所有的夜场和高档酒店很熟悉,很会营造气氛,逗老板开心,虽然一喝酒脸就红,但酒量真心不小的,她是美国姑娘,爷爷是国民党高级军官,后来随着蒋总统去了台湾,到她父母的一代又去了美国,听起来出身显赫,而她则是彻头彻尾的abc,有一个又高又帅鬼子hubby,见过一两次,但从未交谈过。佩格妹妹手上戴着一克拉多的钻石戒指和结婚戒指,她是最近刚结婚不久的,说起自己的老公很幸福的样子。

这两个人居然搞在一起了。

年会上,大家借着几分酒意就开始装疯,托尼问我,卢克和佩格是不是在恋爱啊?我之前完全没往这个方面想,说不会吧,然后坐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觉得有点问题,两个人显然比任何其他人都亲热,相互之间的眼神和对话只有恋爱中的男女才会有那种心领神会。

接下来的事情就发展的有点夸张了。

佩格妹妹以前在美国做过啦啦队长,所以开始表演啦啦队的舞蹈很正常,拖着珍妮花一起跳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各种拥抱亲吻,屌丝老板凑了过去一起玩闹,不知道佩格妹妹说了什么,屌丝老板举着杯子大喊,佩格,我爱你啊!这种借酒装疯的场景也很普通,但屌丝老板越过珍妮花走了过去开始亲吻佩格妹妹,我们都可以当做玩笑,因为珍妮花到处在亲吻,虽然她神志不清但她还算好,亲吻的都是女孩子们。至于屌丝老板和佩格妹妹的亲吻,这也可以当做鬼子比较开放吧。

接下来就是躺着亲吻,大家都在旁边闹腾着,所以也完全没有留意他们,然后佩格妹妹玉腿横成的躺在沙发上,屌丝老板居然躺在两腿之间,他们俩把别人都当做空气,相互的亲吻着,我被吓到了。

虽然没有爱抚对方的生殖器官,但也许是因为黑我也没看到,但屌丝老板一边举着佩格妹妹的裸脚亲吻,一边同别人谈话,这种场景我有点适应不了,于是跑到另外一边去坐,看到他们俩越来越不堪入目,我们也喝了差不多,匆匆吃了最后的甜品,然后和老板拥抱分别走人了。

我在楼下等托尼,本来打算打一个大的出租车,把老托尼送回家后,再把喝醉的珍妮花和要吐的薇薇安送回去,但等了半天托尼都没下来,我跑上去接他的时候,他下来了,对我说,他在上面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两人彼此相爱很深。

哦卖糕!

我于是回忆起之前在公司里看到的一幕,完全吻合一对恋人,只是我们一直把这两个安全区内的人士不当做一回事而已,佩格妹妹最近迅速瘦身10kg,变得更美了,屌丝老板越来越热衷中午跑步,但凡佩格妹妹去健身,他就必跑无疑。佩格妹妹每次到公司都要等屌丝老板到后一起去买早饭和咖啡,有几次屌丝老板走不开,佩格妹妹很贴心的帮他买好。

我们都是一些天真睁眼瞎,只是理所应当的以为被剥夺了恋爱资格的已婚人士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以为只是因为女的个性爽朗,男温柔体贴,所以成了好朋友,其实。

当天晚上气压低我有点胸闷睡不着,在床上辗转了一番,心想第二天看到他们两个人,我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年会过去第二天,大家都带着宿醉来上班,我到公司的时候,发现佩格妹妹早就到了,然后一言不发坐在电脑前,我们彼此问候的时候,也带了问她一句:“你还好吗?”

她睁着无辜的眼睛,摇了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屌丝老板今天请假,说陪刚做好手术的儿子。

这一切,都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文/昭骅洛滨)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昭骅洛滨更多文章

0那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事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