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长城_历史的天空 -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

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官网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我站在亘远的长城之上,心灵经受了一场洗礼。呵!这可怪的梦,现实中的欲念不能实现却在睡梦中完成,莫不是这梦也是助人为乐的好手?其神秘有一种让人品咂不尽的回味。

不知为什么?我对长城一直有一种特殊的依恋。似乎有了他,中华民族就能永久地散发出文明的光辉,永远地让人想象;似乎有了他,每一个龙的传人就可以神采焕发,昂扬向上,脊梁更挺!

我默默地站在长城之上,任清风徐来拂面而过,又听它踮着脚悄悄地跑去了远方。遥望这条巨龙一般蜿蜒于苍白色云堆的万里长城,其横亘的姿态与荒凉的旷野,淡淡的夕阳交相辉映,让人全身心的投入对岁月、对历史的深切思考,感觉极其深厚。

这首先要追想到“东向扫六合,挥剑决浮云”的秦王嬴政。不知是他的心血来潮还是深思熟虑,硬是倾全国之力与自然抗衡,开荒拓土,兴兵劳役十数年才使这条“巨龙”蜿蜒于世界的东方。纵使孟姜女们如何痛苦流涕,也阻断不了秦王雄壮、蛮吓、残忍的筑城指令。长城究竟压缩了多少洋洋洒洒永远说不完道不尽的历史故事?究竟盛载了多少血与累?谁也说不清楚。莫不是每一块坚石上都曾染过先民们的鲜血?莫不是他是在一堆骷髅上伫立?想到这,不免有一丝丝的恐惧之感,似乎我正用迷茫眼神注视着先民们久远的灵魂,感受他们博大的精神所在,似乎我伸手便可搀扶他们,但我又立即跳开了,带着陌生和敬畏。

我想,秦王筑城的目的并不单单要把他建造成为一道硬扎扎的防御屏障,更不是他残忍的外化。在深远意义上,他想用长城来超越瞬间的生命,追求一种永恒的生存,想给我们后世子孙开凿一种精神的源头,在岁月的携带下镌刻于每一个人的骨子里,自然也就给一个民族灌注了精、气、神!

当后人看到这座人类伟大的建筑是用千万人的生命筑成的时候,不免会感到痛苦或惆怅。或许会痛恨秦王的冷酷与残忍,或许会不解他的所作所为。但我们站在长城之上看到的仅是一种血腥的压迫,痛苦的眼泪吗?难道你没有感悟吗?如果你有感悟,为何要埋怨一个帝王使这种感悟成为永恒?一个人生活在世,如白驹过隙般短暂,正如“朝如青丝暮成雪”,一眨眼工夫已灰飞烟灭,难觅踪迹。唯有他留下的或丑陋、或失败、或荣耀、或功绩才是长存的东西,载着岁月的沧桑呈现在当代人们的眼前,还将踏着时间的巨轮传递到未来。李煜逝世了,可他那“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亡国败音却流传至今;李白逝世了,可他飘逸洒脱的诗篇却越出他的坟墓化做了黄钟大吕般的绝唱;杜甫逝世了,可他的史诗却在他的背后高高耸起。我想秦始皇不是一个疯子,而是一位高瞻远瞩的帝王。在长城面前,一切风俗、时间、法令、后人的丰功伟绩都将化为乌有,惟有他才是堂而皇之的帝王始祖,天下之枭雄!也许,这是一个帝王的狂傲,但起码这是一种伟大的狂傲。他用自身的胸才韬略是自己的德行成为留在活人中间的长久记忆。结果,长城卷携着他的思考越过翻滚的时间海洋到来了。我壮大胆伸手去触摸这远古的精魂,被岁月抚摸过的身体是多么柔滑、舒适,他将其原本的一切锋芒圆润,一切冥顽消融,一切污浊隔绝。但又不免带有一股股的砭肤冷气,这难道是无数精魂散发的灵犀之气?还是远古的祖先看懂了我的心思而给我一点身体的感受?于是,恐惧慢慢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密与欢快,尽管这气是阴冷的!

长城代表的不是死亡的临界,而是生命的延续,是人们进入永生的标志。他是一座矗立于世界边缘的永生之门!他的存在有一种历史的感,浑身裹挟着苦难与沧桑;又有一种现实的向往,充塞着崇敬与荣耀。他是一座连接古代与现代情感的桥墩!

月下孤影的我,看到月光映照着草木在城墙上斑斑驳驳的闪动,似从笛孔里流出的音符,在岁月的长河中如水流淌。其磅礴的音韵,给自己流泻出了一个独特的精神世界。我抚摸他那古老而散发着比传说更神奇的英雄般光芒的身姿,似有一种精神的过渡,让我的血液随着爽风鼓荡心头!

长城毕竟是载着沧桑的历史,乘坐隧道的巨轮才被我们所目睹。时间久了,负载重了,他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厌倦了。不然他的身上为何有残垣败壁,有裂痕与缺口?岁月的双手给他带来了道道沟壑纵横的伤痕,又将他们抚平,而后又淘气般地将他们镌刻。就这样,长城在一点点的残缺与耗损。他经受了时间的跌打,因而剥落、古旧与含混,同时也就苍劲、沉静与朦胧。于是,一种美出现了。

历史也并不因为他的残缺而缺少什么,反而越发的厚重。

我们今人看长城应带有一种远古的幽思和岁月的归属感,才能在心灵深处荡起一波波生命的涟漪。他会让我们对时间有一种清醒的认识——原来时间就藏匿在古旧的事物上。一张磨光的桌椅,一条凹陷的老街及萧萧般晶莹透亮的银发,不正是时间的“年轮”吗?现今经济高速发展,新事物层出不穷,变幻多端。它们像迷雾一般给这个原本澄澈、透明的世界以蒙盖,迷茫了人们追求真、善、美的眼睛。我们渴求一些古旧的东西给现代文明以冲击,淡化掉那些浮华、虚伪、庸俗的污斑,让人真切地去体味历史,体味生命,体味一种时间美及它特有的“超大力量”。所以,聪明的人从不去修缮长城,而使他自然地散发出一种明亮而不耀眼的光芒。

尊重历史就是不改变历史,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珍惜这些残损的石块,就像呵护婴儿的生命一般。

而另人遗憾的是,中国历朝历代几乎都修缮过长城。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承接长城所散发地精神气息,只是一味地思考他一般意义上的防御作用。但令人疑惑的是,纵使统治者怎样的修缮,他依然痛苦的留下了胡人马刀的印痕,残杀的印记和插在其身体上那一柄柄滴血宝剑,在远古夕阳晚霞的映照下,透亮的鲜血在宝剑上漫流,抒发了一幕幕英雄悲歌。长城的烽火依然不停的怒飞冲天,一个挨着一个,那滚滚的烟尘,见证了一个个封建朝代身后的背影。而从清代康熙帝开始才结束了修长城的历史。那一天,满朝文武随他登上长城,看着千里江山,草木葱茏,对着天下子民说:“自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实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能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此所谓“众志成诚”者是也。且今古北、喜峰口一带朕皆寻阅,概多损坏,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褒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我想,这位满洲帝王莫不是虔诚地聆听过长城神谕般的教诲?他的血液莫不是浸染过长城的生存气息?否则,他怎能悟出如此透彻、高明的守国之道?他又如何在一个华夏大地上建立一个盛世帝国?

人啊!看懂了长城,也就看懂了历史,彻悟了生命,渗透了智慧!

恍兮惚兮,我从梦中醒来,脑中浮现的一幕幕情景让我无法再次安睡,不自觉地徘徊于屋外的小路之上,一阵阵微风料峭而过,我猜想,这是否就是那一股股梦中清风?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王孙公子更多文章

0梦游长城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